基层人民法院:

廉政文化与法律信仰

作者:原创   文章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5-09-18  浏览次数:2003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廉政文化与法律信仰

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   赖素霞

 

当我们宣扬廉政的时候,人们的思绪是这样的:看看腐败和贪婪会落下什么下场,远的有成克杰、胡长清,近的有裴洪泉、陈良宇,将来还会有谁呢?希望不要再有人重蹈覆辙了。当我们倡导廉政的时候,人们自觉地教育自己拒绝贪婪,这说明什么?我们的反腐教育是成功的,而倡廉政教育只成功了一半。

 

“廉”的本义是什么?古人曰:“堂之侧边曰廉,天子之堂九尺,诸侯七尺,大户五尺,士三尺,堂边皆如其高。” “廉”就是厅堂的侧边,“廉”就有多高,可见,对于房子来说,“廉”的作用是顶天立地的,那些在地震中不堪一震的房子,大部分都是“廉”出了问题。

 

古人在造字的时候认为一个人心里想着钱就是“贪”,为什么作为相反意思的“廉”字却不是一个人心里×不想着钱,而是一个房子里横着竖着许多木块呢?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反“贪”并不是“廉”的全部内容。

 

这就是我要提出的问题:除了反对贪婪和腐败,司法廉政还应当包含哪些内容?或者说,除了与腐败文化较量,廉政文化建设还应当做哪些工作?我认为,还应当彰显法理,让法律在司法程序中像“廉”一样顶天立地。

 

文化是什么?用余秋雨的话来说是一句话:文化是一种沉淀。廉政何以成为文化呢?必须经过长年累月的积累,积累关于廉政建设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比如说我们胸章上公正的天平称;比如说我们法院大楼门口耿直的独角兽;比如说我们电话铃声里浩然正气的法官之歌。廉政文化是饱经时间、空间、人情、世故、风俗考验而沉积下来的思想内涵,这个含义本身就为我们搞好廉政文化建设提供了方向,那就是只有经得起考验的知识、观念、信仰、价值、规范、制度才能推动廉政文化建设向前发展,也就是说,要追求司法廉政,需要一种底蕴作为基础,我认为,这种底蕴就是法律信仰。

 

法律信仰是人们对法律文化的忠诚和皈依。关于法律信仰,我要提两个极端的人物:一个是古希腊思想家、哲学家苏格拉底,一个是林黛玉的老师贾雨村。苏格拉底才华横溢,善于辩论,对法律那是死心踏地地信仰,而贾雨村判案则是“假作真时真亦假”,根本没有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律修养;苏格拉底饮鸠自尽,他的理由是:我热爱我的城邦,我不能违反城邦的法律,即使是法律决定判处我死刑。如果我们认为苏格拉底的死是愚昧的表现,那只能说明我们对法律的忠诚和皈依跟苏格拉底不在一层次上。相反,让我们看看审葫芦案是怎么出炉的,人贩子拐走了瑛连,一女二卖,先后卖给了冯渊和薛蟠,薛蟠为争瑛连杀害了冯渊,贾雨村在没有作任何调查取证的情况下,采纳了薛蟠诉讼代理人的单方陈述,认定活生生的薛蟠死亡,同时判处人贩子死刑以求结案,贾雨村并不是不懂法律,而是不信仰法律,他信仰护官符。

 

猪肉是那么的美味可口,为什么回族人却不吃?传闻是因为猪在他们心里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信仰。说到信仰,咱们中国人都有这样的感慨:信还是不信,这是一个问题。在中国,只有在中国,执行难的现象很好地回答了我们对法律的忠诚和皈依有多少。所以在我国,法官是一个三高职业,一高,风险高;二高,法律技能高要求高;三高,社会期望高。这是人们习惯性地不相信司法的结果,社会观念对司法的提防和不信任培养了人们习惯于借助外部力量来证明审判结果的正当性,当我们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不讲形式、不问理由地置疑审判结果的时候,我们是否意识到,其实我们对法律并没有多少信仰。

 

如果我们都不信仰法律的话,我们拿什么保证司法的廉政呢?人们习惯性地想到了高薪养廉,是啊,如果法官获得相当的社会地位,他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珍惜自己的名誉呢?可是某经济相当宽裕的中院出现集体腐败事件之后,我们猛然意识到,高薪不一定能养廉,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高薪止不了腐败。那么,我们究竟拿什么巩固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呢?信仰,唯一的出路是一起信仰法律。

 

要推动廉政文化建设,不管是物质文化建设还是精神文化建设,都要求人们信仰法律,只要人们忠贞不渝地信任法律,腐败就没有滋生的温床。

 

要推动廉政文化建设,不管是反对司法腐败还是彰显法治的精神,都要求人们信仰法律,只要法官只爱法律和事实,廉政的司法就不怕没有理性的力量。

 

要推动廉政文化建设,必须解除我们对法律的信任危机,唯此,才能让廉政成为司法的生命线;让公正的天秤永不倾斜;让独角兽的眼神不再忧伤;让法治的故事不再凄凉。